文/艾莉 图/Shutterstock

艾莉/妳一定很挑

习惯一个人比较难,还是习惯另一个人比较难?

有了伴之后,再重回一个人的状态,妳过了很长一段不开心的日子─太习惯身旁有伴,很不习惯没有人陪。

妳不习惯,回到了家整间屋子都是暗的。

妳不习惯,懒得出门时,没有人张罗食物。

妳不习惯,没人抢遥控器、及舒服的抱枕。

妳不习惯,少了可以取暖的另一个体温。

太多太多的不习惯,充斥妳恢复单身的每天、二十四个小时。

独处的时间太多、夜又太长,妳常常不知道怎幺消磨,那段时间的妳特别害怕一个人。

妳说,在一个人的空间里,好像随时会被自己的孤单吞没、好像就这样消失了也无人发觉。

那天,妳突然被带去联谊,男男女女们在长桌上一对一对坐着,本来刚好四对四的配对,却在业务部的辣妹亮丽登场后,妳毫无意外地落单了。

隔天不经意听见了女孩们的对话,才知道辣妹本来是去不了的,自己是被拉去凑数的。妳明显就是多出来的那一个。

妳突然想起上个週末去买家用品,结帐时,店员跟妳解释起满额送的活动。

「只要再买超过40块的东西,就可以多一张两百元的礼券喔~」店员甜甜的嗓音与两百元礼券加总起来的作用,让妳毫不犹豫伸手拿起结帐柜台旁的电池凑齐了额度。

妳就像那两组电池一样,只是为了凑数用,当初根本不在购物清单中。

想到这里,妳咒骂起单身,咒骂那些骄傲自己的单身,却鄙视妳总是孤单单一个人的人。

只是,一个人的日子还是照样要过,总不能因为雨后不见得会有彩虹,就不再抬头望向天空了。

单身的这些年,旁人最让妳困惑的一句问话是:

「妳一定很挑。」

说这话的人语气总是格外肯定,就像是一眼看出妳是个女人的那种肯定。妳困惑的,倒不是自己是否真的因为太过挑剔,才单身了这幺久,而是这根本是无解的一句问话。

要回说「对,我很挑」吗?天知道,根本不是那幺一回事;但回答说「我不挑啊」?又像是拐了个弯在说自己很随便,这也太对不起我生命中曾经出现过的男人们了。

「只是随口说说的一句话,何必认真。」

朋友这样劝妳。

妳也没办法,自己就是这样容易认真的个性。

因为太认真,妳一直以为最后还是会跟他在一起。

那个当初分手时说会一直等妳、有多爱妳,后来还是娶了别人的男人。

妳很确定自己单身了这幺多年的原因,不是因为挑剔。

单身的这些年,年纪又大了一些,妳变得更难相处,是因为太明白应该把时间跟精力,多花在真正重要的人事物上。

妳懒得再去迎合谁,妳终于学会把自己的想要,摆在别人的需要之前。

妳是越来越不容易妥协,不是越来越挑剔。

妳只是念旧,也是一个需要事先有準备的人,希望凡事都能照自己习惯的模样存在着。

但这个世界上的节奏越来越快,没人有耐心理会妳的缓慢、一成不变。

没有办法承认的是,妳对失望的承受力越来越弱了,才选择了消极地独处,不再勉强自己一定要跟任何人都合得来。

让妳意外的是,因为坦白面对自己种种的弱点,反而让妳更加理直气壮敢跟世界对抗了。

活出了自己的频率,享受着自己难懂的坚持与慢条斯理的步伐,这样的从容自在让妳慢慢爱上了独处。

年轻时的妳害怕独处,总急着想把时间填满,现在反而喜欢自己一人放空的时间。从不习惯落单的茫然,到把单身的日子过得满意又自在,又进一步变成抗拒再让另一个人进入自己生活。

不习惯没有人陪的日子已经过去,现在的妳开始担心起身边再有

人的话,日子该怎幺过?

妳不再害怕遇不到那个对的人,现在的妳更害怕的是那个所谓对的人, 一旦进入了生活, 会变成了对妳干涉过多、想改变妳的人。

也许,年纪变大了不会比较明白,自己想要的是一份什幺样的感情。

但是,经历了这一段焦躁不安的日子后,妳比较搞懂自己不想要的是什幺。

不想要为了一份爱情,改变了原来的自己。

不想要为了跟别人有所交代,就结一场婚。

妳不需一个财力雄厚的对象,妳更想要能一起讨论柴米油盐该怎幺处理的人。

这个人不能光是因为妳够坚强独立而爱妳,更要能在妳最软弱的时候毫不迟疑接住妳。

被懂得、被了解,有时候是来自于简简单单这样几句话:

不管妳再坚强,都可以在我面前软弱。

我不会不耐烦、不会嫌麻烦,妳可以放心在我面前做自己。

妳不必时刻伪装,他也不会因为见到了最真的妳吓跑。

你们愿意放手给对方自己的空间,也要一起走到最远的明天。

本文出自《努力多久才可以喊累》悦知文化出版

艾莉/妳一定很挑  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相关推荐